药师经问答网

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吴鸿清:缘分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5:00    编辑:

我最喜欢的一副对联是:我法去来皆不著,人间聚散莫非缘。生活中常常听到人们说“缘分”。结婚,说是有缘分;离婚,说是缘分尽了。但“缘分”是什么,却很少深究。《辞海》说“缘”是梵语,意思是因缘、机缘。佛家云:世间万物皆因缘而生,因缘聚则物在:因缘散则物灭。这因缘就是生灭聚散的“根”吧。这“根”又是什么呢?这“根”又长在哪里呢?我想,这“根”就是人的所来、所思、所欲,就是情感所钟,精神所居,这“根”应该是长在心田里的。

  2005年6月20日,我和净空法师有一面之缘。那年净空法师虽然已经79岁了,但还没被称为老法师。法师到北京捐款,大学同窗良栋兄带着我到亚运村和法师见面。良栋兄的朋友很多,而生前带我见过的,只有净空法师。我是佛盲,虽然常写《心经》,但对佛教一窍不通。拜见净空法师也不是请教佛法,而是谈教育,儿童的教育。良栋兄从官位上退休后,进到教育领域,操办中国信息大学,我经常跟他说我想办启蒙教育的想法。他和净空法师是好朋友,曾和法师谈过我那些想法。良栋兄和我说:你的一些想法和法师一样,以后有机会见面好好谈谈。这就是我和净空法师的缘分吧。

\

2005年7月4日凌晨,良栋兄往生。 7个小时前还在一起喝酒,谈笑风生,突然就走了,才55岁啊。我再一次感到人生的无常。7月12日夜,不知为什么,我含着眼泪给净空法师写了一封信,向法师报告良栋兄往生的情况,信的最后说:“我有幸,良栋升天前引见我拜见尊敬的法师,这也蕴含着他的遗愿。我一生不求名利,餘生最大的愿望是能为培养继承、传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道德、文化的人才贡献绵薄之力,一切愿听 法师召唤。”发了几次,发出去没有,我已经不记得了。2005年底,应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的邀请,我到香港讲书法,曾想拜见净空法师,终因人地生疏,且日程紧张而未能如愿。

2006年9月,在朋友的介绍下,我到甘谷办了伏羲班。我常想,伏羲班成功之后,一定要请净空法师来看看。今年伏羲班小学阶段的实验完成了,我真想请法师来看看,但怎样和法师联系,我也不知道,这个想法只好存在脑子里了。

8月22日,接到甘谷王永和短信,说净空法师要和我通电话,我高兴极了,真是心想事成啊!我回信请永和转告,因为我的手机常在静音状态,最好先约个时间,以免接不上。23日接到兰州张克让先生的电话,还是告诉我这个好消息。原来净空法师是通过日本、通过兰州的弟子找我。24日上午、中午,净空法师的弟子两次来电话,确定晚上五点半和法师通电话。五点半,电话接通了,我听到了法师那温和的声音,老法师谈了伏羲班应该办到大学,谈了汉学院,谈了汤池小镇,谈了汤恩比……足足谈了19分钟。通过电话不久,法师的弟子又来电话,约我到香港拜见净空法师。庆幸的是,我4月在京时就毫无目的地办了港澳通行证,不然还真去不了。

8月27日,我乘上广九直通车,中午到达红磡,香港佛陀教育协会的义工杜鹃接我到了大埔山顶花园净空法师讲经的地方。佛陀教育协会的工作人员见到我都非常高兴,说:“老法师上午讲经还讲到你,你就到了。”七年过去了,法师前面多了个“老”字。

我在山顶花园住了5天,和老法师的在家、出家的弟子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两位大使一起聆听老法师的开示,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提不完的问题。我是个陌生人,不能占用太多时间,并且我相信以后会有很多机会向老法师请教,就插空提了一个问题请老法师开示:“我母亲说生我的那天夜里,梦见一个老人来到家里。这老人是什么意思。”老法师微笑着说:“这说明你前生是个有修行的人。这不,你又来了。”大家笑了起来。这难道就是缘分吗?如果是,也是前世的缘分吧。而今世,我和老法师的缘分就在教育上。2005年见老法师,谈的是教育;今天见面,仍缘于教育。在甘谷的几年,尽管我常常想起老法师,希望能有机会见到老人家,但不知道怎样才能见到,是伏羲班又把我带到老法师身边。

在山顶花园,我看到老法师写的《教学为先》:

孝是中华文化根,敬是中华文化本。落实在孝亲尊师。中华传统文化,五伦、五常、四维、八德是也。文化是民族之灵魂,教育是文化之生机。故安身立命,教学为先;创业齐家,教学为先;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稳定和谐,教学为先;国丰民安,教学为先;太平盛世,教学为先;长治久安,教学为先;诸佛报土,教学为先;极乐世界,教学为先。仁义礼智信,五常、五戒。人弃常,则妖兴。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礼,是道德最后底线,失则天下大乱。人性本善,本善即是佛性。故释迦曰:一切众生本来是佛。佛,福慧圆满具足之人也。”

落款是“净空时年八十有六”,是今年写的。

\

这段话看得我惊心动魄,百感交集。前人曾说: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把中华文化看得如此之透,把教育看得如此之重,表述得如此全面、简洁、透彻的,我从没有见过。这段话虽然不长,却是最好的治国安邦之策。老法师心量之大,眼光之远,思虑之周,感情之深,不知道谁能相比。我对教育的认识,只是一点点;能做的,也是一点点,和老法师比起来,连沧海一粟都算不上。庆幸的是,这一点点,确是我情感所钟,精神所居。这一点点,就是我和老法师的缘分。前世还是今生,并不重要,因为这缘分的根是深深扎在心里,和生命同在,永远不会枯萎的。

  缘分有多种,缘分有长短,但无论是父母、兄弟、姐妹的亲缘,还是夫妻、朋友、恋人的情缘,或是与山水、动物、花草、树木的缘分,能够历久弥坚,历久弥新的,莫不生于一颗纯净的心。这颗纯净的心里没有私心杂念,有博大的爱,有五伦、五常、四维、八德。这次在香港,有缘结识了不少老法师的弟子,他们追随老法师,一心一意弘扬中华文化,弘扬佛学。我相信,我和他们的缘分也和老法师的缘分一样,和生命同在,永不枯萎。

本文链接:吴鸿清:缘分

上一篇:命里有,丢也丢不掉

下一篇:吉祥唐卡在北京设立唐卡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