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经问答网

您的位置:首页 > 佛学知识

名校女硕士求职受挫欲出家 七家寺庙拒收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3:48    编辑:


  [导读]洋洋说,她总共去了七间寺庙,但统统遭到拒绝。洋洋,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春节后独自来到广州找工作,却在找工作中屡屡碰壁受挫。  洋洋对着寺内的张惠师父开口便说“我想出家”。  据洋洋说,她总共去了七间寺庙,但统统遭到拒绝。  洋洋(化名),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春节后独自来到广州找工作,然而几天后,她出现在梅州的一间寺庙,自称要出家。有寺院师父好心收留,洋洋却融入不了其中,先后七间寺庙都拒绝收留她。好心香客将洋洋接回广州,并联系她的家人。几经波折与辗转,家人才将其带回老家。据其父汪昌斌称,洋洋读研期间曾在学校被强制住院治疗,诊断书表明为抑郁症。如今,洋洋正在家中调养。汪昌斌希望借助媒体,感谢那些一路给予帮助的好心人。  花样女孩欲出家  2012年

\

2月21日18时许,广东省梅州市陈江镇大河庵寺,一名衣衫褴褛的年轻女孩搭摩的而来。女孩对着寺内的张惠师父开口便说“我想出家”。  张惠师父问其为何要出家时,女孩的理由是“出家好。”随后,女孩介绍名叫洋洋,是中央民族大学研究生,湖北荆州人。谈到自己的身世,则缄口不言。  张惠师父告诉记者,在寺庙的日子,洋洋经常发呆,很少与其他人沟通,寺内的师父都看不惯她的举动,住持也不愿意继续收留。  好心香客接回广州  张迎春,在广州一摩托车配件公司上班的白领,因为常去大河庵寺上香,又同为湖北老乡,于是和张惠有些相熟。张惠便将洋洋的情况告诉了她。“如果能提供帮助,洋洋可以给你做干女儿。”张惠这样表示。当张惠将这个想法告诉洋洋时,得到的却是她的一口回绝。  无奈之下,张惠将洋洋介绍到另一间寺庙——新宁县磨池寺。傍晚当张惠打电话到磨池寺时,对方却表示没有收留她。洋洋就这样失去了联系。直到约一周后,一位香客在野地里看到洋洋,她身穿一件破旧的厚棉袄,提着一个旅行包。张惠再次将她接回,并将她带到自己哥哥家。  据洋洋说,失踪的这段时间,她总共去了七间寺庙,但统统遭到拒绝。  待在自家哥哥家里终究不是办法,张惠又开始为洋洋的去处发愁。她再次想到了张迎春。几次电话交流后,洋洋最终还是答应跟张迎春回家。3月17日,张迎春开车来到梅州,次日将洋洋接回了广州家中。  3月19日,张迎春在洋洋的笔记本上找到其在武汉的远房亲戚汪勇的电话,便给对方发短信。“如果你是她的家人,请联系我,她现在在广州,精神有点恍惚。”  父亲赶到前再次消失  记者采访到了汪勇。汪勇称,收到张迎春的短信,他立即联系到洋洋的父母。当晚,洋洋在广州工作的妹妹汪海,便急忙赶到张迎春家中,希望把姐姐接走。然而,洋洋表示要在张迎春家再住一晚。  3月20日下午1时许,张迎春如往常一样去上班,留下洋洋一人在家,下班回

\

来时洋洋却不见踪影。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当日下午1时40分洋洋离家出走。张迎春和汪海赶到广州火车站和东站寻找,都无功而返。  此时,远在湖北荆门的洋洋的父亲汪昌斌,正搭上火车准备过来广州接女儿回家。洋洋却只留下了一张字条,说是要去深圳打工。  到广州后,汪昌斌立即电话报警,并继续和张迎春一起搜寻女儿的下落。3月21日,汪勇再次接到洋洋的电话,内容是希望汇钱。根据来电显示,洋洋的电话为韶关区号。  警方在旅店中找到洋洋  汪昌斌告诉记者,3月22日上午11时许,他赶到韶关南华寺找人。在公交车站点处,一名神秘男子将一纸条递到他的手中,随后便悄然离开。  纸条上写着:“你在韶关找女儿的话,南华寺找不到,在东南看看,你女儿外貌漂亮,性格内向,一时半会出不了家,可怜天下父母心。”汪昌斌至今仍留着这张纸条,但何人所为他称仍不知情。  半信半疑的汪昌斌找到了南华寺的住持,询问女儿下落,住持称见过这个女孩,但并没有收留她。随后,住持给所有接待女性的寺庙打电话询问,却都表示没有见过洋洋。  汪昌斌抱着一丝希望,来到韶关火车站附近的站南路派出所报警。在了解完情况后,警方一面打电话询问,一面派民警到火车站附近的旅店寻找。在搜寻了五六家旅店后,警方在一家名叫湘粤招待所的地方找到洋洋。  “她当时一个人,见到警察后并没有害怕,相反表现得很平静。”站南路派出所副所长孙庆领说。  据招待所管理人员称,洋洋是在3月21日早上入住,第二天早上退房。22日下午又再一次入住,洋洋行为举止正常,但时常会问附近哪里有寺庙。  3月22日晚上9时许,汪昌斌带着女儿搭上了返回老家的列车。  新闻背后的故事  曾因抑郁症强制治疗 学校领导称事情复杂  记者采访获悉,今年29岁的洋洋,出生于湖北省荆门的一个普通家庭,家中姐妹两人,父母经营一家汽车配件店,生活虽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小康水平。2001年,姐妹俩相继考上大学。  从小喜爱文学的洋洋,从孝感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利用一年的时间边工作边准备研究生入学考试。2007年,她的考研成绩专业课排名第一,却以2分的总分之差与北京师范大学(微博)失之交臂,并被调剂到中央民族大学民俗学专业。而妹妹汪海则在毕业后来到广州工作。  在父母看来,洋洋是个乖女儿。在同学眼里,她不大爱说话,但学习很好。“女儿性格刚强,一般事情不会和家里人讲,她的警惕性也很高,轻易不和陌生人讲话。”汪昌斌说。  从小学到高中,洋洋姐妹都在同一所学校。据汪海回忆,过去的姐姐虽然说不上活泼开朗,但并没有什么反常举动。  在北京的学习生活中,洋洋似乎开始变得孤僻和内向。据汪昌斌介绍,洋洋曾因与同学争论而受到惊吓,还一度向家里打电话哭诉。2009年4月中央民族大学发生跳楼事件,学校随即规定凡是有抑郁症倾向的学生都要家长带回家休养。“我们也接到电话,但到北京发现洋洋一切正常,于是便又回家了。”  不久后,汪昌斌再次接到学校的电话,称洋洋患有抑郁症,并让家人领着去治疗。汪昌斌带着女儿来到北京安定医院,检查结果却不见异常。“但学校还是强制她住院,并选择封闭式病房。出院后诊断书上标明——抑郁症。”  此后,洋洋休学回家,因为已经修满了学分,但是没有进行论文答辩,洋洋最终只拿到结业证书,而没有拿到硕士学位证。  南都记者电话联系中央民族大学当时接触过洋洋的老师,新闻与传播学院的党委书记柳春旭和研究生学生工作部部长敖林均承认洋洋是该校的学生,但称此事已过去很久,本身也很复杂,不愿意接受采访。  据汪昌斌说,2011年,洋洋在北京的一家出版社找到了一份工作。2012年春节回家后,她决定放弃北京的工作,南下广州闯荡。怀揣着500元钱,踏上了从荆门前往广州的列车。一星期后,工作没有找到,手机坏了无法和家人联系,身上又没了钱,上面的故事随之发生。

本文链接:名校女硕士求职受挫欲出家 七家寺庙拒收

上一篇:命运的好坏,与自心善恶积德结缘有关

下一篇:吉林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佛教慈善功德会成立

猜你喜欢